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书虫联盟 >> 电子书库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房屋兴修与分配(12)       ★★★ 【字体:
第十一节 彰显皇恩的赐第
作者:卢英振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3642    更新时间:2017/7/17

许多人认为宋朝崇文抑武,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社会风气相对自由散漫。其实南宋时期社会等级制度森严,官僚阶层依然泾渭分明,从宅第称谓中即可见一斑。“皇帝之居曰殿……皇太子宫曰东宫”,臣僚庶民居住的宅第统称为“私居”。同为“私居”,主人身份不同,宅邸称谓不同,“私居,执政、亲王曰府,余官曰宅,庶民曰家。”即亲王、执政大臣的宅邸称为府,其余官员的宅邸称宅,庶民的住房称为家。

临安城的官员住房分配,也体现了森严的等级制度。南宋朝廷自组建之初继承的就是北宋末年的官僚体系,它不是一套另起炉灶的班底,而且绝大多数来自北方地区。所以当他们在突如其来的社会动荡中来到临安城,如何解决私人住房问题,就成为十分棘手的难题。古代社会从来不曾因朝代更替而动摇土地私有制,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怎么会放弃升格为京城的家园,腾出房屋给这些外来陌生人居住?宋高宗在狼奔豕突的逃跑中,充分认识到群众基础的重要性,他连皇宫官署都是通过谨小慎微的腾挪置换解决,自然不会采取暴力手段圈出一大块土地满足官吏们的住房需求。解决官吏住房问题的方法主要有三个,大多数官吏通过朝廷建造的集体宿舍得以安置,如前所述百官宅、十官宅、七官宅之类。等级相当低的吏员,连集体宿舍都轮不上的,如年轻时候的周必大之流,就只好租房解决住宿问题。临安城的租房市场自始至终都非常火爆,不仅临安府房地产管理机构楼店务生意兴隆,上至皇亲国戚文武大臣,下至平民百姓,都充分利用自己的房屋土地从事租赁生意。土地是私有的,没有产权年限的规定,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位极群臣的文臣武将位高权重,举手投足间海内瞩目,不便杂处于集体宿舍中,更不能任其自行租赁房屋,朝廷专建独栋别墅作为赐第供其在职期间使用。如安置宰执大臣的五府,安置中兴大将的王府。五府前已论述,下面简要介绍临安城内获得赐第的文臣武将及其府邸情况。

1、武将赐第

刘光世在诸将中赐第最早,绍兴八年宋高宗收其兵权时,将其擢升为少师,封荣国公,并赐第一区。中书舍人勾龙如渊反对宋高宗赐第,宋高宗解释说,刘光世不服军令,所以被罢免兵权;同时因为之前立下卓著功勋,而赐第褒奖,赏罚分明能够达到激励将士勇立战功的效果。尽管当前时局困难,营造宅邸也不容易,还是需要这样做。这样才能使得其他将领解除后顾之忧,誓死效命朝廷。据《咸淳临安志》记载,赐第在明庆寺南,明庆寺位于木子巷北。木子巷后改名德化坊,在对岸潘阆巷口。绍兴十年(1140)刘光世病逝,谥号武僖。乾道八年(1172),追封安城郡王。宋宁宗开禧元年(1205)追封鄜王,开禧三年(1207)赐建家庙。

张俊于绍兴十二年(1142)进封清河郡王,绍兴十三年,宋高宗赐第清河坊。尽管此时张俊已经削除兵权,但是他的亲随银枪亲兵营依然听命于他,营寨位于清波门内的漾沙坑。张俊带兵有个特点,就是挑选出年轻健硕身长体阔的士兵,从臀部直至足部,刺上纹身,并美其名曰花腿。纹身尽管可以达到阻止优秀士兵逃至他人军中的效果,士兵对于既痛苦又没有实际作用的纹身,怨声载道。由于营寨与清河坊相距很近,所以营造王府时,他让士兵前来参与集体劳动,协助建安居工程。张俊似乎很享受士兵们的怨言,他还让士兵充做建筑小工,帮忙搬运诸如花卉石料之类的建材,用于修建房廊和酒楼。当时的京城,租房市场非常火爆,酒楼生意也是暴利,他都积极参与,真是敛财有方。牢骚满腹的士兵编写歌谣以示不满:“张家寨里没来由,使他花腿抬石头。二圣犹自救不得,行在盖起太平楼。”太平楼就是这座大型酒楼的店招,近在天子脚下,地处繁华街巷,后来的太平巷据说就得名于此,他修建房廊的巷子后来改名新房廊巷。元朝文人郑元祐有感于张俊府邸的高墙沿用百余年仍坚固完整,曾赋长诗一首。 前面几句写道,“崒嵂(音同足绿)环墙连数堵,宋亡犹是循王府。南渡功臣王第一,赐第钱塘贮歌舞。筑墙远取南山土,军士肩頳(音同称)汗流股桢干停匀杵筑坚,小却犹支三百年。当时能留岳忠武,返旆(音同佩)定可铭燕然。”政治取向不论,府邸外墙历经百余年风雨,屹立不倒,工程质量可见一斑。参考《宋史》记载的臣庶室屋制度,结合宫殿修建情况,从最高配置推测王府入口设乌头门,主要建筑楼高二层,面阔五间,进深九架,歇山顶,四铺作重拱藻井,椽柱有五色彩绘。庆元年间,张俊曾孙张镃筑家庙于府第东面,家庙修建情况此不赘述,大致与秦桧家庙相同。嘉泰二年(1202)府邸毁于火灾,后来重修。

杨存中本名沂中,绍兴年间宋高宗赐今名,绍兴三十一年进封同安郡王,乾道二年(1166)去世,追封为和王,谥号“武恭”。《宋史》载,杨存中曾在凤山营造宅邸,费时十年,极尽山川之优美,后来献给朝廷。在凤凰山南麓靠近圣果寺遗迹附近的崖壁上,刻有“凤山”两大字,可见凤山即凤凰山。《咸淳临安志》中说,圣果寺后来被殿前司征用作为官署,绍兴年间杨存中长期任殿前都指挥使,他在凤山修建的宅邸,显然也在附近。后来随着皇城扩建,他将这一宅邸献给宋高宗作为宫中用房,宋高宗另外择地赐予杨存中修建宅邸。

据《齐东野语》记载,杨存中宅邸位于清湖河洪福桥,占地面积很大。居中位置是他自己的住宅,环绕周围的是两个儿子的四座房舍,建筑规格都极为宏伟。此外还有附属用房数百间。据说他在府邸落成典礼那天,敞开大门任由外人入内参观。有位擅长相宅的老和尚对他谈了自己的占卜结论,“此龟形也,得水则吉,失水则凶。”本来是一座没有任何设计理念的宅邸,被老和尚一点拨,顿觉危机四伏。杨存中彻夜难眠,开始谋划如何从西湖引水,拯救凶宅的命运。要知道,当时舆论的共识,从西湖导引活水进入私宅是效仿皇室的大逆不道的行为。杨存中当时与宋高宗关系很铁,就直言告知想引西湖水环绕宅邸来改变宅运。宋高宗爽快地同意了,还帮助出主意,为避免外界的举报,你要越快越好。得到圣旨,杨存中如释重负,立刻调来几百工程兵,另外雇佣很多民工,花了三天三夜的时间完成了引水环宅的工程。接着又在龟头位置修盖一座阁楼,供奉宋高宗写给他的书信,阁楼的匾额采用宋高宗题写的“风云庆会”四字。这座建筑的寓意是大龟昂首下视西湖,由此亦可见楼阁相当之高。绍兴二十六年(1256)宋高宗下诏赐建家庙,每年定时行礼。

韩世忠的正室梁氏、外室茅氏以及儿子也是跟随六宫、太后一起来到杭州城,苗刘兵变时还抓住梁红玉和他的儿子作为人质。当时怎么解决住宿问题,不见史籍记载,有可能是自行购买位于后市街的房屋居住,也就是韩彦直让给宋光宗李皇后建家庙的房屋。韩世忠第一次获得赐第的时间当不迟于绍兴十一年,《宋史》记载,这一年秦桧收三大将兵权,任命韩世忠为枢密使,十月自请辞职,被封为福国公。韩世忠自此杜门谢客,绝口不言军事。绍兴十三年韩世忠封为咸安郡王。据《咸淳临安志》载,韩世忠曾经两度赐第,两度献地。绍兴二十一年在新庄桥西畔扩建景灵宫,所用土地是韩世忠宅邸。绍兴二十三年在清湖桥西畔建造左藏库,使用的也是韩世忠宅邸。韩世忠病逝于绍兴二十一年,追封通义郡王。孝宗朝,追封蕲王,谥忠武。可见两次将赐第献给朝廷的举动,都是韩世忠家人的决定。第二次献地之后,韩府在前洋街择地重建,不再迁徙。淳熙五年(1178)韩世忠之子韩彦直请求建立家庙,获得宋孝宗许可,遵照前例予以自建。

与宋高宗时期获得赐第殊荣的中兴大将相比,宋孝宗时期赵密、李显忠两位获得赐第的大将在功业方面要逊色不少。两位都是在宋孝宗即位之初锐意进取,开启兵衅挥师北伐时,获得重用的大将。赵密深受宋高宗、宋孝宗信任,获得赐第后洋街的殊荣。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军气势汹汹大举南侵,宋高宗意图御驾亲征,赵密被任命为殿前都指挥使。隆兴二年(1164)赵密官拜少保获准致仕不久,宋孝宗收到情报金军再度进犯淮河流域,立刻诏令他为殿前都指挥使。乾道元年(1165),获准致仕,同年病逝。

李显忠是隆兴元年北伐金国的主要将领,尽管北伐以失败告终,但是李显忠却在多次率部在战斗中取得不菲战绩。乾道元年宋孝宗提拔他为威武军节度使、左金吾卫上将军,赐第朝天门里天庆观西后来李显忠申请退休,居住在绍兴府,宋孝宗每年赐米二千石。淳熙四年(1177),宋孝宗其进京将之前赐予他居住的宅邸修葺一新同年七月病逝,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襄。淳熙七年(1180)三月,李显忠赐第被改建为枢密知院府,成为宰执府邸之一。

2、文臣赐第

与中兴大将相比,文官获得赐第的时间要晚一些,绍兴十五年(1145)四月宋高宗下诏予秦桧甲第。赐第在望仙桥东,也就是德寿宫的前身。据称,宅邸落成之日,敞开大门请外人入内参观以求旺宅,有擅长相宅的高人溜达一圈,神叨叨地说此地树林茂密,有王者之气。所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绍兴二十五年(1155)秦桧病死,同年选址於太庙北侧的宰执府开工,自此秦桧府不复作为相府使用,秦氏家人搬往建康府(今南京)时请求保留赐第内的家庙,未获准许。直到绍兴三十二年(1162)宋高宗宣布禅让帝位,以秦桧府为德寿宫,这里才又重获生机。德寿宫在当时有北内之称,与位于南面的大内并称南北内,倒也应验了相士的谶言。话虽如此,却不能认为德寿宫就是在秦桧府原有规模改建。宰执大臣聚居的五府尚且面积有限,秦桧独居的宰相府自然不会很大。德寿宫是最高等级的宫殿,占地面积与建筑规制超过秦桧府也是情理之中。史书中不谈扩建,只谈改建,也是曲笔。 

史浩是南宋时期政治家,宋孝宗统治期间曾两次拜相又两次罢相。第一次罢相起因是宋孝宗受到张浚鼓动,兴师北伐金国。史浩极力劝阻宋孝宗不要鲁莽行事,说“浚锐意用兵,若一失之后,恐陛下终不得复望中原。”宋孝宗大为不满,把他贬为绍兴知府。军事上的符离之败使得宋孝宗念念不忘史浩的先见之明,淳熙五年(1178)再次提拔他做右丞相。恰在这年驻京部队存在大量缺员,强行征募市民入伍,不少年轻人为了逃避兵役甚至断指自残。部队官兵不仅强征入伍,还趁机抢夺市民财~秔獩!櫼feσ不已。案件送到史浩面前,他奏请宋孝宗将部队中的首犯捉拿归案,释放其余军民。宋孝宗却要求士兵和市民各选一人斩首示众。史浩认为祸起士兵,市民属于自卫,不应同罪。辩论中言语不逊,宋孝宗怒喝:“是比朕为秦二世也!”很快史浩被罢去相位,享受少傅、保宁军节度使待遇,并将收回的后洋街赵密故第改赐给他以安抚其心。

谯令雍是宋宁宗的老臣,早在封为平阳郡王时就在王府内听用,深得信任宋宁宗即位,提拔他为知阁门事庆元三年(1197)三月十八日,宁宗临安府前廨舍一所拨赐谯令雍,永为己业居住,并亲书“依光”二字作为堂名后来官拜保成军节度使,宋宁宗再次书写“得闲知止”四字作为堂名

史弥远是南宋中期权相,对南宋政局影响极为深远。开禧三年(1207年),韩侂胄北伐失败,金朝来索主谋。史弥远与杨皇后合谋,槌杀韩侂胄,此后独相宋宁宗十七年。嘉定元年(1208)史弥远擢升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右丞相兼枢密使兼太子太傅。在他志得意满之时,母亲病故,需要回家治丧。皇太子赵询想了一个办法,由朝廷给予赐第,他在赐第内穿丧服守孝,同时处理国事。修内司领旨后,经过筛选其管辖范围内的宅第,确定太和楼南一所官屋比较适合。宋宁宗下诏令修内司、临安府、转运司即刻协作修盖。嘉定十四年(1221)宋宁宗赐史弥远家庙祭器。嘉定十七年(1224)八月﹐宋宁宗死﹐弥远与郑清之合谋,矫诏拥立贵诚,改名昀,是为宋理宗。史弥远独相宋理宗九年期间,宋理宗不曾赐第。

郑清之是宋理宗时期的大臣,他在仕途上的飞黄腾达与史弥远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两人同为拥立大臣,宋理宗待之似乎更厚,一次赐钱建宅,两次赐第。嘉熙三年(1239),封申国公。嘉熙四年,宋理宗赐御书“辅德明谟之阁”,赐楮十万缗作为修建宅邸的经费。淳祐四年(1244)郑清之官拜少保、观文殿大学士、醴泉观使兼侍读,进封卫国公,同年赐第。淳祐五年正月,拜少师、奉国军节度使,依前醴泉观使兼侍读、越国公,赐玉带,再次赐第于西湖渔庄。宋理宗如此感激郑清之,是因为绍定六年(1233)史弥远死后,宋理宗意图有所作为,荡除弊政提拔了大批新人,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史称端平更化宋史对郑清之有个评价:“端平之间召用正人,清之之力也。

如果说郑清之还是评价比较中性的丞相,那么贾似道无疑是偏负面的权臣。他喜欢以退为进,要挟皇帝,达到索取权力和利益的目的。他在宋理宗、宋度宗两朝所获赐第数量众多,成为南宋拥有赐第数量排名第一的大臣,真是个欲壑难填的奸臣。贾似道由于姐姐贾贵妃得宠,省去科举考试的烦恼,得以直接授官入仕。淳祐元年(1241),贾似道升任太府少卿、湖广总领。在此任上,他对湖广财政进行了大力整顿,成功解决了辖区内货币贬值和物价飞涨的问题,获得了理宗和朝廷的嘉奖。从此青云直上,成为南宋最年轻的封疆大吏之一。开庆元年(1259),蒙古兵分三路大举攻宋,由于蒙古大汗蒙哥战死,忽必烈主动退兵,贾似道谎报成功退敌。已然昏聩的宋理宗夸奖他有再造宋室的功劳授以少傅、右丞相。宋理宗赐贾似道府第家庙,贾似道极力请辞不获。

贾似道出身富贵之家,他早先在葛岭修建了别墅。景定三年(1262)正月宋理宗将贾似道别墅北面的皇家园林集芳园赐给他,并拨付上百万缗钱用于建造贾府赐第家庙。《咸淳临安志》中有详细介绍:“葛岭,在西湖之西,葛仙翁尝炼丹于此,有初阳台。高宗皇帝即其地创集芳御园,理宗皇帝以赐今太傅平章贾魏公建第宅家庙,盖魏公元有别墅在焉。”集芳园有座熙然台,石崖壁立如削,其上镌刻有贾似道的感恩铭文:“景定三年正月八日,贾似道蒙上恩赐家庙第宅于行都,辞勿获,因集芳园邻旧居,就赐给缗钱使营葺焉。用谨钦承,子子孙孙其毋忘忠报。”

据《宋史》记载,宋度宗时,贾似道在葛岭赐第大兴土木,修建楼阁亭榭,迎娶有美色者为妾,在宅第中寻欢作乐周必大《癸辛杂识》记载,咸淳十年(1274)三月,贾似道母亲胡氏去世,按照常规程序,贾似道需要离职守丧。当时元军自长江上游顺流而下,襄阳多年,战事相当紧急。因此宋度宗在贾似道多次请辞的情况下,不予批准,并诏令两浙转运司在城内择地作为赐第供其服丧。五月九日贾似道护送胡氏灵柩下葬台州之后,即将返回临安城之际,宋度宗令两浙转运司选择赐第九处分别是杨府清隐园、李府家庙、夏府、中酒、十官宅、大王宫、旧秀王府、旧景献太子府、御厨营等地。二十二日,贾似道返回京城,并未直接觐见病重的宋度宗,而是在葛岭赐第为母亲服丧守百日孝直到七月初八宋度宗病逝,才进宫参与宋度宗发丧的事宜。周必大在文中悲愤地说,从三月份到五月份,长达三个月的时间,贾似道作为群臣之首,三军统帅,在内外不安的局势下,居然置国事军事不顾,忙于一家丧事真是可悲啊!1275年,贾似道指挥丁家洲之战大溃败,朝廷将其削职发配广东,路途被负责押解的郑虎臣私自处死。

3、赐第简析

从以上收录的历代南宋皇帝赐第情况看,这种嘉奖形式对于武将文臣而言,机会非常稀少,一位皇帝在任期间奖励的官员数量很有限。此外,受奖者通常是当朝毫无争议的位极群臣的领头羊,或者拥有显赫军功,或者在朝政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尽管从物质价值方面而言,奖励的确十分丰厚,由于受奖者隆崇的地位,容易让人产生一个感觉,赐第的象征性大于使用价值。话说回来,都已经在朝廷奉献这么多年,还缺这点东西?正因为如此,赐第的授奖者与受奖者之间的微妙感受,才显得至关重要。宋高宗赐第之后,韩世忠丝毫不敢居功自傲,多次谦让赐第。宋宁宗赐第史弥远,并没有增添受奖者的谦恭之心。宋度宗毫无节制地赐第贾似道,更是显得皇家气数的衰竭。由此看来,通过赐第这一朝廷嘉奖仪式也能反映出南宋皇权日趋衰弱的现象。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新儒家发展方向之我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