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玉苍山下 >> 文章中心 >> 书虫联盟 >> 电子书库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房屋兴修与分配(1)       ★★★ 【字体:
引 子
作者:卢英振    文章来源:玉苍山下    点击数:17911    更新时间:2017/6/28

 

赞美杭州的诗词歌赋很多,白居易说“最忆是杭州”。柳永词云:“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苏轼别出心裁,将西湖比拟为绝世佳人,“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宋仁宗也赞道:“地有吴山美,东南第一州。”这些洗炼的诗词高度概括了杭州所拥有的核心竞争力。但是,杭州成为南宋行在,事实上的都城,仅凭这些因素足够吗?或者说,这些赞美杭州的大佬们,如果能够预想到杭州有朝一日成为都城,诗歌还会这么写吗?

历史的发展轨迹的确不是那么有章可循,城市发展规律中也无法推定哪座城市注定会成为都城。当历史的天空风云变幻,原有的障碍逐一消除,新的城市、新的人物就不可避免地走上历史舞台的中央。不是说汴梁经营数百年?不是说杭州偏处东南吗?不是说宋徽宗子嗣众多?不是说赵构仅是皇九子吗?

否极泰来这句成语用来形容赵构在两宋之交的人生经历,可谓恰如其分;同时也十分符合临安城在这一时期的历史际遇。

靖康二年(1127)四月,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和赵氏皇族、后宫妃嫔、朝臣三千多人,乘坐着牛车,在金军的押送下,缓缓朝北方金国腹地行进。作为俘虏,早在两个月前就被金国贬为庶人的宋徽宗这次出宫没有玉辂大裘,乘坐着日常宫人办事用的大车.在两个金兵的牵引下,五头黄牛拉着大车徐徐前行。没有锦衣玉食,只有不定时的在途中找到的水源边埋锅造饭,然后就着羊肉或牛肉囫囵了事。说了你都难以相信,牛肉来自途中倒毙的拉车黄牛。至于沿途病死冻死的宋朝俘虏,草草乱葬丛山之间的不计其数。没有华堂锦衾,车队穿梭在罕有人迹,森林茂密的羊肠小道,晚上就在遍布荆棘,虫豸爬行,蚊虫叮咬的路途中裹衣而眠。宋徽宗从一国之君沦为敌国囚徒,往日的荣华富贵,都如过眼烟云转瞬即逝,无影无踪。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纵然回忆往事,他又哪能记住经眼过手的浩瀚财富。

 

或许蔡京知道,宫中每夜数百枝龙涎沉脑屑烛,大概有来自杭州市舶司对海商的横征暴敛;摆陈在餐桌上的玉琖、玉卮,大概有来自杭州造作局对能工巧匠的压榨剥削;四海闻名的宫苑艮岳中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许多木材大概来自睦州(今杭州淳安)的深山;悬挂于宫中的珍贵书画文玩,不少就巧取豪夺自杭州富室世家。杭州是蔡京的风水宝地,他多年寒窗苦读,高中进士授予的第一个官职就是钱塘县尉。多年后,他遭到御史弹劾被夺去官职,跌入人生低谷时,也是在杭州东山再起。罢免之后,他以提举洞霄宫身份,贬居杭州,期间结识来杭搜罗书画文玩的童贯。蔡京视童贯如救命稻草,陪伴其左右达几个月,不舍昼夜,不计得失地提供书画鉴赏方面的参考意见。众所周知,蔡京是一位很有艺术天赋的文人,据称北宋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中的蔡某,本来指的就是他。只因祸国殃民,被《宋史》列入《奸臣传》,名声太差,后世遂以蔡襄取而代之。童贯每有收获献给宋徽宗时,时常会提及这位失落的老兄,同样在艺术方面目光如炬的宋徽宗也渐渐怜惜蔡京的好手艺,毕竟知音难觅。付出终有回报,蔡京得以再次启用,懂得珍惜的他,用力过猛,以致把皇帝一家都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赵构作为宋徽宗之子,不可避免地卷入这场民族浩劫之中。他曾作为人质,勇赴金军大营,险些丧命。他的夫人邢氏因靖康之变,被金军押解至金国,从此千里相隔至死不再团聚。在战争期间,他的幼子受惊而死。他自己也因军情紧急,过度惊吓,从此丧失生育能力。作为一个普通人,遭逢这些变故,生理、心理受到双重摧残,也是极难恢复正常生活。可是锦衣玉食的皇子赵构,屡挫屡战,否极泰来,绍祚中兴,延续赵宋半壁江山百余年。倘若无此黍离之悲,也不会有宋徽宗第九子赵构登基称帝;更为幸运的是,靖康之变时,他竟然成为皇子中唯一漏网之鱼。

 

南宋临安城的发展轨迹与赵构先苦后甜的人生经历类似。自开皇十一年(591)隋朝大臣杨素创建杭州城以来,城内居民遭遇的有史料记载的大劫难,发生最频繁的一段时间就是两宋之交。自宣和二年(1120)至建炎四年(1130)的十年间,内有方腊起义、陈通兵变、苗刘兵变以杭州城为主要战场,外有完颜宗弼率金军烧杀掳掠。这段炼狱般的岁月,城市的基本建设遭受重创,带给城内居民无尽的苦痛与折磨。

 

宋徽宗登基以来,尽管内忧外患依然存在朝廷的经济实力还是相当雄厚,汴梁城内老本尚存。蔡京提倡“丰亨豫大之说,视官爵财物如粪土,鼓励皇室奢侈消费。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花石纲、应奉局、造作所扰乱地方,民声鼎沸,怨声载道。借用贾谊所说,“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势何以异此!”宣和二年十月,睦州方腊趁势起义,起义军一呼百应。方腊曾经问跟随起义的父老乡亲:“今有子弟耕织,终岁劳苦,少有粟帛,父兄悉取而靡荡之,稍不如意,则鞭笞酷虐,至死弗恤。於汝甘乎?”大家的回答是:“不能!”起义军势力迅速扩张,渐成燎原之势,据说短短数月之间,攻克六州五十二县。许多州县的地方官员,听说方腊率数万之众杀来,顿时手足无措,闻风丧胆,逃得一个不留。杭州知州赵霆听说方腊起义军已经向杭州进发,提前望风而逃。

 

作为国家赋税的主要来源地,迅速陷入如此严重的动乱,宋徽宗决定停止花石纲,取缔造作所、应奉局,还进行了自我检讨。当年十二月,他派童贯率领禁军从汴京(今河南开封)出发,前往江浙平叛。数万禁军日夜兼程,一个月左右长途奔袭九百公里。首战即斩杀起义军七千余人,围攻秀州的数万起义军退守杭州城。与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禁军略作交锋后,起义军决定放弃守城。在逃离杭州之前,起义军放火焚烧官署、仓库、民舍,然后连夜逃走。

 

方腊起义镇压后没过几年,杭州发生了陈通兵变。建炎元年(1127)八月,驻守杭州的士兵有三百名从北方遣返的勤王兵,另有童贯禁军的残余部分。这些军人内心自然觉得有功于朝廷,不应受到怠慢,但是他们的衣粮竟然遭到克扣。军校陈通利用士兵的不满,起兵哗变。哗变士兵杀死两浙转运判官吴昉,捉拿安抚使叶梦得,前往告老还乡居住城中的金紫光禄大夫薛昂家中,指责叶梦得应对克扣士兵衣粮的事件负责,并将其囚禁,逼迫薛昂暂时负责杭州事务,陈通被推举为军事首领。

 

陈通兵变的消息很快传开,一场围城平叛的战争拉开序幕。建炎元年十二月,御营使司都统制王渊奉命率部前往杭州平定兵变,与之会合的有张俊所部。王渊为迷惑陈通,假传圣旨,称秀州知州赵叔近奉旨前来招安。陈通得知王渊、张俊大部队已经合围城池,知道已经大限在即,听闻有招安之谕,顿时大喜过望。陈通立刻命士卒打开城门,迎接王渊入城。王渊慰劳陈通部卒,并传谕说朝廷准备赐予官职。陈通及哗变将士大喜,遂解除戒心。王渊、张俊带领部分精兵强将以奉谕授官为名,前往州治,暗中命随从军士把守州治诸门,并要求陈通与三百余名军士在谯门外依次入内听候圣谕。这时王渊召陈通等三十名为首的将官进入州治大厅,然后下令悉数抓捕。御营使司都统制王渊以平陈通兵变之功,封为向德军节度使。

 

陈通兵变平息之后没有多久,苗刘兵变再度震惊杭城。建炎二年(1128)十二月,苗傅率八千将士,护送孟太后来到杭州,驻扎於奉国尼寺,又名净因寺,后来的府治所在地,今杭州孔庙北。建炎三年(1129)二月,御营统制官刘正彦率部护送六宫、皇子来到杭州,驻扎於大中祥符寺。三月,扬州大溃,宋高宗狼狈逃至杭州。护驾不力的向德军节度使、御营使司都统制王渊并未受到严惩,反而进封为同签书枢密院事,仍兼都统制。在宋高宗沿着水路南逃时,为了防止城内居民出逃舟船堵塞水道,王渊甚至下令地方舟船不得下水占道。更令人气愤的是,在用船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王渊此时还利用官职之便,占用十多条大船把自己的物品装载到杭州。下船时,围观的杭城居民纷纷议论,这些财物就是几年前他在杭州平定陈通时,从富户家杀夺过来的!

 

扈从统制、鼎州团练使苗傅,自负出身军中世家看到根基浅薄的王骤然得宠坐火箭般升迁,内心颇为怨恨。恰巧威州刺史刘正彦也因王渊曾经耍弄自己心存不满城内居民讪议王渊,诸多将士私下抱怨宦官头领康履等人,传言宋高宗故意南逃,无意营救宋徽宗、宋钦宗,种种流言蜚语坚定了苗傅、刘正彦的反叛决心,他们认为将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

苗傅、刘正彦利用士兵对宦官与王渊不满,煽动士兵造反。他们指挥士兵将退朝回家的王渊斩杀於马下,派兵围攻宦官康履住所,搜捕行宫外住宿的宦官,甚至看到宦官住宅内没有长胡须的成年男性就予以斩杀,掠取财产更是不在话下。猎捕行动结束,苗刘二将率兵来到行宫北城下,胁迫皇帝与群臣答应他的条件:斩杀大宦官康履、蓝珪、曾择,驱逐剩余宦官;自行退位,由皇子继位,皇太后垂帘听政。

 

闻此大乱,在吕颐浩率领下,韩世忠、张俊、刘光世调集大军的围攻苗刘军队,四月份,苗傅、刘正彦率兵两千仓皇逃离杭州,最后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苗刘兵变的波澜尚未平复,建炎四年(1130)二月,完颜宗弼率大军进入临安府。杭州是在去年的七月由宋高宗下旨升格为府,由于完颜宗弼南下大军一路势如破竹,宋高宗从建康(今江苏南京)渡江逃到越州(今浙江绍兴),然后逃至明州(今浙江宁波),继而渡海至昌国县(今浙江定海),一度在海上漂泊。金军搜山检海未能追到宋高宗,然后从明州回师临安府。完颜宗弼本欲在临安府略作休整,得到情报说浙西制置使韩世忠已经率宋军从镇江赶来他考虑到孤军深入,不能久留,于是在吴山、七宝山附近集结部队放任士兵肆意搜刮抢掠财产,奸淫妇女,并命令纵火焚烧城内房屋,大火连烧三天三夜,景象极其悲惨兽欲得以发泄之后,金军沿着京杭大运河,满载搜刮抢掠的财宝,向苏州嘉兴方向撤退

临安府的惨象激发了宋军的斗志,韩世忠后来在黄天荡设伏,围困完颜宗弼长达四十多天,以至于他一度以为将埋身此地。脱身之后,他从此不复涉足江南。历经四次兵劫的临安府从此才算迎来一段长期的和平岁月,开启了长达一百多年的都城复兴之路。

临安城复建是一段旷日持久的历史进程,涉及面广,可以探讨的内容十分丰富。本文主要就都城房屋修建和分配展开一些探讨。围绕房屋修建,先梳理参与房屋建设的官署机构,择要讲述房屋修建中的法律规定,钩沉参与营建的专业人员。然后按照房屋等级择要介绍宫殿、官署、皇后宅、宗亲宅、高官赐第的修建以及分配情况。文末,针对都城中存在的穷官租房现象、火灾频发现象,结合史实加以梳理。

 

 

作者简介:
    卢英振,男,1980年生,湖南临湘人。文博博物副研究馆员。杭州商学院(现浙江工商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浙江大学中国古代史硕士。现从事文物保护管理工作。《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房屋兴修与分配》作为杭州文史小丛书第二辑,已由杭州出版社出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行在盖起太平楼——南宋都城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玉苍山下 Copyright©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苍生